新寧鐵路修築的倡導者主導者陳宜禧
不是一顆流星,而是一盞前行明燈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1-07-05 16:15

話劇《大道無疆》用豐富的人物形象展示了陳宜禧精神。陳聞儒攝
新寧鐵路雖然已不復存在,然而,它背後的故事仍值得深入發掘。台山市博物館供圖
長篇小説《遠道蒼蒼》用文學的形式發掘陳宜禧的家國情懷和奉獻精神。 嚴建廣攝

    新寧鐵路雖然從地圖上消失了,但新寧鐵路是一座歷史的豐碑,這條依靠華僑資本、華僑技術力量修建和經營的鐵路,留在了中國鐵路建築的史冊裏,留在了僑鄉人民的心坎裏。

    新寧鐵路修築的倡導者、主導者陳宜禧,不是一顆流星,而是一盞引領僑鄉人民前行的明燈。

    陳宜禧的一生是愛國的一生,是自強不息、頑強拼搏的一生,他為發展祖國的鐵路事業而作出的偉大貢獻將永載史冊。他不嫌棄家鄉貧窮落後,致力於讓家鄉走出封閉、走向繁榮富強的家國情懷,將永遠銘刻在僑鄉人民的心中,激勵僑鄉人民為振興中華、建設新僑鄉而奮勇前進!

    而陳宜禧和新寧鐵路留給後人的“時代之問”,也更值得今天的僑鄉人民思考,給出答案……

    華僑父女接力

    挖掘宜禧精神

    台山籍旅美鄉親劉子毅生前20多年堅持蒐集撰寫關於陳宜禧和新寧鐵路的史料、故事,致力於用文學形式來還原這段感人的歷史。在劉子毅於2015年去世後,女兒劉懷宇繼承父親的遺志,經過5年的調研和沉澱,潛心創作了以陳宜禧為主人公原型的長篇小説《遠道蒼蒼》,該小説日前已正式出版。

    “我父親留下的史料和手稿,絕大部分是關於陳宜禧先生花甲之年從美國回家鄉創辦新寧鐵路的往事,而關於陳宜禧在美國度過的40多年,只粗略提到1886年在西雅圖的排華暴亂中,他為維護當地華人的生命和尊嚴挺身而出。我父親留下的這段空白讓我很好奇:陳宜禧到美國的時候才十六七歲,沒讀過什麼書,而美國西部當時正在開發,社會環境異常混亂艱險,華人被明目張膽地欺侮,陳宜禧該有多聰明、多努力、多堅韌、多幸運,才能從不名一文的打工仔成長為可以獨立設計鐵路和大樓的工程師,成長為讓西雅圖創市先父們信服的建設者和華人領袖?”談到創作小説的初衷,劉懷宇説。

    據瞭解,如今美國西雅圖的“拓荒者廣場”附近,仍然聳立着陳宜禧一手建設的廣東大廈。它是西雅圖大火之後在廢墟上建起的第一座磚樓,西雅圖人也習慣稱之為“陳宜禧大廈”。陳宜禧被視為對西雅圖的成長做出重大貢獻的人物之一。

    為了解更加真實的陳宜禧,劉懷宇從2015年起花了5年時間,蒐集、研讀了大量中英文文獻,在歷史煙波裏找尋陳宜禧那一代華人移民的蹤跡,並實地走訪了加州北部金礦遺址、西雅圖和台山等地。

    “創作《遠道蒼蒼》是為完成我父親的遺願,也更是被小説題材吸引,主動深入清末民初中國社會變遷、美國西部開發這兩段橫跨太平洋的歷史時空中,對小説主人公的人生和心靈的探索與呈現。”劉懷宇説,“我希望和讀者一起,通過筆下的人物去了解、體會當時中國早期移民如何在中美兩重文化和價值體系之間轉換、平衡,最終脱穎而出,並用他們在海外積累的知識、經驗和財富來反哺家鄉和祖國。”

    那些被遮掩的宜禧心跡

    説到對陳宜禧和新寧鐵路所藴含的精神發掘,《陳宜禧和新寧鐵路》一書的撰著者、廣東南方職業學院宣傳部長戴永潔表示,近年來,關於新寧鐵路的發掘、保護、宣傳已經做了不少工作。但是,更關鍵的是新寧鐵路修築背後的宜禧精神發掘、傳承、弘揚。

    戴永潔表示,關於陳宜禧的故事、精神,近年來都有講,但是,浮於表面的比較多,深入發掘的比較少。“1904年,陳宜禧已經60歲了,雖然在今天人看來60歲不算什麼,但是在那個時代,60歲已經是高齡,而他在美國的工作生活條件優越,地位又高,卻放棄了在美國的舒適生活,毅然回到家鄉,歷盡艱辛14年,終於築成鐵路。這是一種什麼力量在激勵着他?”他説,“而且,陳宜禧他們在修築新寧鐵路時遇到的困難,在今天來看,有些仍是無法想象的。當年,不僅有政府的阻力,還有路線經過之處村民保守迷信的阻撓、奸詐鄉紳的各種刁難。此外,還有技術上的困難,雖然他在美國有築路經驗,但是在當時落後的鄉間怎麼去建,也是困難重重。這方面的發掘、宣傳,還是比較欠缺。”

    江門市地名專家、文史研究者梁暖根表示,在關注陳宜禧等老一輩華僑時,缺乏對當年他們在海外辛苦掙來的血汗錢用途的瞭解。“當年他們寄回來的錢,多少用於家庭生活消費,多少用於教育,多少用於家鄉公共事業、公益事業?事實上,他們當年寄回來的錢用於家庭生活的比例並不高,而大部分錢用到了家庭教育、家鄉公益事業、公共事業等方面。”他説,“目前來説,這方面的研究、宣傳還是不夠深入。把這些問題搞清楚了,才能真正瞭解當年華僑的真實內心世界和凝聚在他們言行舉止中的華僑精神、僑鄉精神。”

    江門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邱建海也曾表示,翻閲關於陳宜禧的文章和資料,描述他回家鄉建設新寧鐵路,説得更多的是一些大道理,既空泛,又高調,比如他身居異鄉、心懷故里等。但是,缺乏關於他的心理軌跡的探究。

    “陳宜禧先生雖然是台山名人,關於他的生平卻記載寥寥,史料只告訴我們一些重大歷史事件的節點,至於他如何從A點過渡到B點,至於是什麼驅動他不懈地與逆境和命運抗爭,他為什麼在西雅圖功成名就又回國修鐵路,他如何既有七情六慾又頂天立地,這些都需要深入探究。”劉懷宇表示。

    陳宜禧留下的“時代之問”

    陳宜禧已去世近百年,新寧鐵路也已經從僑鄉人的視線中消失近百年。然而,在梁暖根等人看來,陳宜禧留下來的“時代之問”,仍值得今天的僑鄉人去思考,做出回答。

    “在當年家鄉和國家貧窮、落後的情況下,以陳宜禧為代表的老一輩華僑,並沒有因此失望悲觀,並沒有把家鄉與國家的變化單單寄託在政府身上,而是儘自己所能想辦法改變家鄉、國家。”梁暖根説,“他們沒有依賴心理,他們不會因為自己力量有限就無所作為。”

    梁暖根表示,當年陳宜禧他們出國謀生,也並不僅僅想着自己。“他們有着尋求光明,改變家鄉、國家命運的熱忱。”他説,“他們沒有因為家鄉、祖國和海外的差距而選擇迴避和抱怨,而是看到光明的方向,從而採取行動,義無反顧去支持、去參與。他們堅信自己的雙手可以改變命運。”

    梁暖根也坦言,今天的一些人缺乏這種精神。“有多少走出國門的人,還會像老一輩華僑那樣,把家鄉、祖國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但他們惰性、依賴的心理多了,自覺、主動性少了。”他説,“對照陳宜禧為代表的老一輩華僑、老一輩江門人,今天的我們更應該反思,來做出自己的時代答卷。”

    “陳宜禧在逆境中所體現的聰明才智或許與生俱來,後人或許只能仰慕,但他自強堅韌的性格,不屈不撓的建設者的精神,華洋兼容、洋為中用的開明通達,無論作為個人還是華人領袖的責任和擔當,作為企業家的遠見卓識,尤其重要的是,他發自內心的富鄉強國的熱忱和執着,都值得弘揚傳承。”劉懷宇説。

    也許正如一位網友在一篇網文中所言:“現在進入新時代,我國從中西部到東部的打工仔上億人,他們中間不乏創業成功者。如果他們能像陳宜禧那樣回到家鄉投資辦實業,而且能夠不屈不撓,那麼新時代的鄉村振興戰略將更快更實落地生根,他們也將成為人民美好生活絢麗篇章的歷史譜寫者。”

    策劃/劉運華 葉桃 

    統籌/王平強 嚴建廣

    文/嚴建廣 王鼎強

(責任編輯:李萬兵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餘,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